蔬菜起源中心

蔬菜植物的发源地。栽培植物(包括蔬菜在内),是由野生种类演化而来,既与野生种类有着密切关系,又有很大不同。研究蔬菜的演化,确定其起源中心和栽培驯化地区,对了解和掌握各种蔬菜生物学特性的形成,优化栽培管理技术;对发掘和利用野生种和近缘野生种种质资源,开展多抗性育种、生态育种和品质育种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目前栽培的蔬菜多数属于高等植物中的被子植物。古人类采食野生植物的地下肉质根、茎、柔嫩的地上茎、叶、果实和种子等充饥,其中无毒、风味好、能佐食、易繁殖的种类就逐渐成为蔬菜。人类定居后,一些野生蔬菜逐步被移植到园圃,便于采食;又经长期的驯化栽培和选择,形成了蔬菜的许多栽培种和品种。瑞士学者德·康道尔(A.De Candolle)在《栽培植物的起源》(1885)一书中,述及15世纪末以前,东半球陆地栽培蔬菜有4000年以上的历史,最早栽培的蔬菜有:芜菁、甘蓝、洋葱、黄瓜、茄子、西瓜、蚕豆等。中国在新石器时代除采集野菜外,已种植芥菜、大豆、葫芦等;周秦以至汉初,中国黄河下游地区已采食和栽培的蔬菜有:芜菁、萝卜、紫苏、冬寒菜、大葱、韭菜、薤、甜瓜、姜、百合、萱草、莲藕、菱、水芹、蒲菜、茭白、竹笋、蒿、藜、堇、荇、藻、薇、蓼、卷耳、泽蒜、芋等。

许多植物学家开展了广泛的植物调查并对古典植物学、生物考古学、古生物学、语言学及生态学等进行了研究,先后总结提出了关于蔬菜等栽培植物的起源中心理论。德·康道尔认为发现美洲以前原产东半球陆地的栽培蔬菜有74种,原产美洲的栽培蔬菜有15种。双胞蘑菇起源于北半球。苏联瓦维洛夫(Н.И.Вавилов)在《育种的植物地理学基础》(1935)一书中,确立了主要栽培植物的八个起源地,每个起源地为一部分蔬菜种的起源中心。英国达林顿(C.D.Darlington)和阿玛尔(Janaki Ammal)在《栽培植物染色体图集》(1945)一书中又提出了栽培植物的12个起源中心,除智利中心外,其他11个中心均有蔬菜植物起源,提及的蔬菜种类近50个。英国的伯基尔(I.H.Burkill)于1951年列举了世界上早期栽培的20多种蔬菜(包括莴苣、芸薹、白菜、菠菜、叶菾菜、豌豆、苦苣、芥菜、芜菁、芜菁甘蓝、甘蓝、萝卜、洋葱、韭菜、芫荽、茴香、石刁柏、芋、茄子、大豆、豇豆、茼蒿、枸杞、葫芦等)的起源、驯化、传播及种内不同生态型和多型性产生的原因等见解;列举了罗马人、日耳曼人、中国人、日本人习惯种植和食用的部分蔬菜种类;强调了中国对蔬菜起源的贡献。苏联茹科夫斯基(П.М.Жукский)在《育种的世界植物基因资源》(1970)一书中提出了“栽培植物的大基因中心和小基因中心”学说。他认为必须扩大和补充瓦维洛夫关于地理基因中心起源的概念,确定增加了澳大利亚、非洲(包括埃塞俄比亚)、欧洲—西伯利亚和北美等4个新的起源基因中心,成为12个栽培植物的起源大中心,其中除澳大利亚中心以外的11个大中心均为蔬菜植物的起源大中心,并要求注意与栽培种有亲缘关系的种,这些种多有狭隘而特有的地理小中心,可提供有价值的种质材料。同时,还指出主要栽培植物的自然多倍体多数为异源多倍体。荷兰的泽文(A.C.Zeven)和苏联的茹科夫斯基在对前人工作和栽培植物种质资源进一步研究的基础上,于1975年共同著述了《栽培植物及其多样化中心辞典》,书中就12个基因中心补充了栽培的蔬菜植物和其近缘野生植物,又将不能归入任何一个起源中心的驯化植物种归入一个“未识别”中心。他们的工作对此后全世界植物种质(包括蔬菜种质)的考察搜集、研究鉴定及保存等项工作的进一步开展有一定指导意义。

按照瓦维洛夫的原著,认为世界的栽培植物有8个起源中心,其中第2及第8中心又分别分出一两个中心,总计为11个中心(见图:图中1为中国中心;2为印度-缅甸中心;2a为印度-马来亚中心;3为中亚细亚中心;4为近东中心,5为地中海中心;6为阿比西尼亚中心;7为中美中心;8为南美中心;8a为智利中心;8b为巴西-巴拉圭中心)。后来达林顿又加了一个北美中心。各中心起源的蔬菜(其中有一部分蔬菜起源取自近代一些学者,如苏联茹科夫斯基、英国伯基尔等的有关起源学说和以后的研究结果已证明是中国原产的种类)如下:

中国中心

包括中国的中部和西部山区及低地,是许多温带、亚热带作物的起源地。主要有大豆、竹笋、山药、草石蚕、东亚大型萝卜、根芥菜、牛蒡、荸荠、莲藕、茭白、蒲菜、慈姑、菱、芋、百合、白菜、大白菜、芥蓝、乌塌菜、芥菜、黄花菜、苋菜、韭、葱、薤、莴笋、茼蒿、食用菊花、紫苏等。本中心还是豇豆、甜瓜、南瓜等蔬菜的次生中心。

印度-缅甸中心

包括印度斯坦及其东部的阿萨姆和缅甸(不包括其西北旁遮普及山区各省),是许多重要蔬菜的起源地。起源的蔬菜主要有茄子、黄瓜、苦瓜、葫芦、有棱丝瓜、蛇瓜、芋、田薯、印度莴苣、红落葵、苋菜、豆薯、刀豆、矮豇豆、四棱豆、扁豆、绿豆、胡卢巴、长角萝卜、莳萝、木豆、双花扁豆等。该中心还是芥菜、印度芸薹、黑芥等蔬菜的次生中心。

印度-马来亚中心

包括印度支那、马来半岛、爪哇、加里曼丹,苏门答腊及菲律宾等地,是印度中心的补充。起源的蔬菜有:姜、冬瓜、黄秋葵、田薯、五叶薯、印度藜豆、巨竹笋等。

中亚细亚中心

包括印度西北旁遮普和西北边界,克什米尔、阿富汗和苏联的塔吉克、乌兹别克,以及天山西部等地,也是一个重要的蔬菜起源地。起源的蔬菜有:豌豆、蚕豆、绿豆、芥菜、芫荽(起源地之一)、胡萝卜,亚洲芜菁、四季萝卜、洋葱、大蒜、菠菜、罗勒、马齿苋(起源地之一)、芝麻菜(起源地之一)等。该中心还是独行菜、甜瓜、葫芦等蔬菜的次生中心。

近东中心

包括小亚细亚内陆、外高加索、伊朗和土库曼山地。起源的蔬菜有:甜瓜、胡萝卜、芫荽(起源地之一)、小茴芹、阿纳托利亚甘蓝、莴苣、韭葱、马齿苋、蛇甜瓜、阿纳托利亚黄瓜(特殊小种)等。本中心还是豌豆、芸薹、芥菜、芜菁、菾菜、洋葱、香芹菜、独行菜、胡卢巴等蔬菜的次生中心。

蔬菜起源中心

地中海中心

包括欧洲和非洲北部地中海沿岸地带,它与中国中心同为世界重要的蔬菜起源地。起源的蔬菜有:芸薹(起源地之一)、甘蓝(包括结球甘蓝及甘蓝的野生种、球茎甘蓝、花椰菜、皱叶甘蓝、青花菜等)芜菁、黑芥、白芥、芝麻菜(主要起源地)、菾菜、香芹菜、朝鲜蓟、冬油菜、马齿苋、韭葱、细香葱、莴苣、石刁柏、芹菜、菊苣,防风、婆罗门参、菊牛蒡、莳萝、食用大黄、酸模、茴香、洋茴香、豌豆(大粒)、雪维菜。该中心还是洋葱(大型)、大蒜(大型)、独行菜等蔬菜的次生中心。

阿比西尼亚中心(又称非洲中心)

包括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等。起源的蔬菜有豇豆、豌豆(起源地之一)、扁豆、西瓜、葫芦、芫荽(起源地之一)、甜瓜、胡葱、独行菜(主要起源地)、黄秋葵等。

中美中心

包括墨西哥(主要是墨西哥南部)及安的列斯群岛等。起源的蔬菜有菜豆、多花菜豆、莱豆、刀豆、黑子南瓜、灰子南瓜、南瓜、佛手瓜、甘薯、大豆薯、竹芋、辣椒、树辣椒、番木瓜、樱桃番茄等。

南美中心

包括秘鲁、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起源的蔬菜有:马铃薯、秘鲁番茄、树番茄、普通多心室番茄、笋瓜、浆果状辣椒、多毛辣椒、箭头芋、蕉芋等。该中心还是菜豆、莱豆的次生中心。

智利中心

为普通马铃薯和智利草莓的起源中心。

巴西-巴拉圭中心

为木薯、落花生的起源中心。

北美中心

为菊芋的起源中心。

蔬菜起源的中国中心在植物“种”的组成上十分丰富。由于中国复杂的地理、气候条件,悠久的蔬菜栽培历史,长期自然和人工选择的结果,创造了一些蔬菜的亚种、变种、生态型以及众多的地方品种。

中国文献对研究蔬菜起源有突出贡献。两千五百年前的《诗经》、战国末期的《吕氏春秋》、汉初的《尔雅》,以及以后各时期的古代文献,如《史记》、《汉书》、《氾胜之书》、《南方草木状》、《齐民要术》、《王祯农书》、《本草纲目》、《农政全书》、《群芳谱》、《植物名实图考》等古籍中记载的有关蔬菜内容,对研究中国起源蔬菜的驯化、栽培、演化轨迹及种质资源利用等都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和依据。

参考书目

Н.И.Вавилов,ИзбранHHые Тру∂ыНИ.Вавuловa,Изд.АкадеМии Наук CCCP М.Л.,1960.

C.D.Darlington and Janaki Ammal,Chromosome Atlas of Cultivated Plants,George Allen & Unwin LTD London,1945.